黃喬喬

2019年加油~~~

还珠楼主求偶记(小段)



cp:温默


攻:神蛊温皇

受:默苍离


神蛊温皇安闲自得的坐在大堂的椅子上,轻轻地摇着手里的羽扇。现在他的宫殿里站着一个不常见的人。“哎呀,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稀客呢,你说是吧,策天凤?”默苍离停下了擦拭的动作,他挺直了背脊,双手负着把镜子和手帕都藏在后背,更显出他那冷清凛冽的气质。“珍珠雪莲,要如何你才能给我?”


神蛊温皇闻言微微的勾起嘴角,笑得有些邪气,手里摇摆着的羽扇停了,他把扇子遮挡在嘴边。道上传来消息,冥医杏花君遭遇敌人的暗算,现在身中剧毒瘫痪在家,这似乎是一种很奇怪的毒,暂时没有人能够辨识这是什么毒。而自家就有藏着世间上珍惜罕见的宝贵药材,不用多想都知道眼前这个貌如温玉的男人是想要干啥。


看来冥医对你挺重要的嘛。


“珍珠雪莲那可是百年才开花的极品药材啊,其功效可以解百毒,我楼里也不过数朵。”神蛊温皇懒悠悠的声音传到默苍离的耳朵里,他继续摇着羽扇,然而内心已经开始有一丝欢雀。


“所以呢?”默苍离仍旧没什么表情,一脸漠然。神蛊温皇感觉他这人还真是冷淡理智到极点,不过他温皇就是好这一口,对他这种高冷真有点儿又爱又恨。


静静地对视了一会,神蛊温皇想起初次见面时对面这个男人带给他的惊艳。看着这个传说里一个计谋就可以以百敌万打了胜仗的万军无兵策天,完全没有想到竟然是面像这么年轻的男人。他觉得默苍离的年纪应该是比自己大上一些的。感觉这非凡有趣,接下来的几番言论互相切磋,更是四两拨千斤的打发自己,真是连一点私人感情也没有的冷淡,丝毫不对同等才智过人的自己感兴趣斗法。这让神蛊温皇感到新奇,本就带着一种好奇和欣赏为求证而来,这个男人让自己莫名有些心动。


他认为自己喜欢上了默苍离,就那么一点点的喜欢吧。


神蛊温皇站起缓缓走到默苍离身边,腰间的玉佩因为动作在晃动,整体一副华富贵公子的模样。和他擦肩过时,突然伸出手挑起他披在背上的浅绿长发。气氛微妙起来,默苍离在心里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,但依然努力维持不动声色,只是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。神蛊温皇微微弯腰把头发送到鼻翼旁嗅嗅,垂下的蓝色长发和绿色长发纠缠在一起,他轻轻地对着头发落下一个吻:“想要珍珠雪莲很简单,陪我睡一晚吧,默苍离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因为朋友喜欢温皇,我喜欢苍离,问了吃温默所以脑洞开了写的😂


清云雪:

太太们!保护好自己!!!😢微博上有太太己经被抓了!!!挺住啊!!请大家转发,不要让你最爱的圈空无一粮!!

占七O

是个手残,然而有点想学画画。😭😭😭

一边做一边笑,感觉自己不是一般的沙雕。

实在没事做弄个表情包,感觉自己是个沙雕。😂😂😂

杏花君的小日记

 
人人都爱默苍离。
OOC     杏默。雁默。俏默。

今天苍离生病了,脸红红的,我让他继续睡床上去,盖好被子。一摸额头就是热烘烘的,没办法,放心不了,我只好跟医院请假一天,叫修儒先代替我给客人看病。苍离这边,幸好他在教书的那个大学,今天没有排他的课。

他听话安安静静的闭着眼睡觉,我就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会生病。

大概中午的时候笨鸟才从羽国出差回来,他给了我们都买了些羽国特产,还给苍离买了几套他喜欢的那种墨绿色绸缎衣服,这样的衣服也只有羽国那边会织出。我跟笨鸟说你师尊今天生病了,明天来看他吧。他说好,走进里屋给苍离重新换洗了降温的头巾,摸摸苍离的手就跟我说辛苦冥医先生了就走了。

我差点忘了写,苍离发烧了,是这个月第二次生病,浑身都是暖暖软软的,看着抱着特别瘦弱和心疼。

排除了笨鸟,大概就是他的二徒弟俏如来了。俏如来很听他的话,虽然很早就叫俏如来不要买抹茶雪糕给他师尊吃了,但是苍离的二徒弟心子软又善良,对苍离就更加是了,苍离说啥他都会去做好,打了招呼不要买雪糕对师尊有害,依苍离的宅家性格,估计又是对俏如来念了好久俏如来才买给他、、、、、、苍离肯定是吃了雪糕,又把房间的空调放太低,结果就发烧了。

苍离喜欢低温的环境,这点倒是和他外冷内也冷的性格有点合哈哈,但是有我在不允许他把空调调那么低,这一个月生病3-4次的,身体太虚弱了啊,更加要注意这些生活习惯和坏毛病。

考虑到苍离的口味,我中午煮了一些碎肉粥喂他吃,晚上则是煮一些白粥,炒些青菜。

我一天都没什么特别的事情,时间一到我就去煲中药给苍离,其他时候我就在他床旁看医书。最近对一个病症很感兴趣,但是与它相关的资料太少了,另外找个时间带上修儒去看看这样的病患。

晚上时候修儒打电话跟我说医院的事都处理好了,也没什么大事,于是我决定再请假一天,明天带苍离去爬山健健身,呼吸清鲜空气,多锻炼身体肯定会好的。

今天就是这样,我照常在苍离睡后偷偷亲一口额头。晚安。

希望明天会更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😂😂😂我会改进文笔的,不太会写文字。各位勉强看吧。

小感想

有关贤者之爱的。有毒吧或许。

盆友看过贤者之爱吗。感觉大雁有点像直巳,应该说没黑化前的大雁。直巳就像向日葵,真由子就像黑色的太阳。他说“我要成为向日葵,追逐你这个阴暗的太阳。”,真的非常撩。。。当然师尊和真由子不同,师尊是好的。。。除了女主让男主跟别的女的做以外,还有对抢走她一切的闺蜜报复的心理以外,其他的都蛮像雁默。。。可能也只是我个人想法(இдஇ`)。

就是感情上的你是特殊的,你是永远没法被人代替的,连生活的习性和审美都是你教的。 

而且师尊和大雁的年龄差也有点像,但是我感觉大雁有点很好,非师尊不和他人发生关系。现在大雁还是单身还是处男吧。洁身自好的好攻。(实际贤者里也是真由子要求直巳和他人发生关系)

雁默之间的关系和故事虽然没有那么病态,但是那种直巳围绕着真由子生存生活的情感,真的和雁默很像耶。

真由子和苍离一点也不像,苍离不是纠结这种的人,直巳和大雁很像而已。

源自我昨晚看贤者之爱小说和相关资料到深夜的想法。😂😂😂

有话好说,不要喷我。

无名小段


cp俏策

语文水平不怎么好,第一次写文

俏如来刚踏进卧室就有一双手扑来勾住他的脖子,来人把他抱住,脑袋依在他的胸口。“策君……”俏如来也紧紧地回抱他。

“俏如来,现在在你郊外附上,没有宫里的侍女侍卫,你又何必还那么客气呢?”公子开明抬起头,正对他的眼睛。俏如来听了有点想笑,尊敬对方,礼貌待人,这是他从小受到的教育,怕是策君觉得这么称呼生分了吧。“我爱你。”俏如来在公子开明的额头上亲吻一口,用极其温柔的语调说出来。

“俏如来,我想要。”公子开明嘟起嘴向他。“好。”得到一个宠溺的回应,公子开明感觉自己的嘴唇被湿润柔软的东西覆上。接着公子开明整个人就被俏如来打横抱起,走到床沿,轻轻把人放到床上。

俏如来的手解开公子开明绑好在腰上的布条,接着柔和地给他脱光衣服。公子开明赤果的躺在床上,脸上泛出红光,一只手捂在脸上,哇哇叫着“要做就快点啦!”俏如来看着他害羞的模样真是满心欢喜,接着把自己的衣服一并卸除抛下地板,让公子开明的双腿分开跪在其中间。

从床边檀木抽屉里拿出一盒膏油,俏如来打开盖子手指挖了一大勺,盒子放回去,就着手指上的膏油往公子开明下身间的花.穴送去。

--------------